铂程斋--【浮世汇212】江湖路远,注意血糖

xilei 发布于 2020-8-20 10:15:00

【1】羊国爱

武汉协和医院跳楼死亡的护士张嬿婉,我记得她,疫情期间我转过关于她的微博。

她说护士在没有防护服的情况下,医生用对讲机指挥她们进入隔离病房完成工作。她还说,我可以做一个英雄而死,但不能为这样的领导班子而死,我为所有的护士感到悲哀,以后我也不会再从事这个职业,如果还有以后的话⋯⋯

这些朋友圈让张嬿婉招致官方的内部通报批评。新冠肺炎防控指挥部办公室的《要情简报》提到,1月25日,协和医院护士张嬿婉,因为装备缺乏,安全无法得到保障,煽动、组织协和护士辞职抗议。

我还记得当时很多人说,大家先团结起来对抗疫情,其余的我们秋后算账。7月29日,张嬿婉在医院上班时跳楼身亡,医院对外称监控故障,至今没有调查结果。不知道这算不算大家说的“秋后算账”。

 

【2】@祝佳音

而且我就奇怪了,同性恋也没碍着谁啊。你要说像美国似的,宗教影响积重难返,也就罢了,我们又没这包袱。真的有人相信会大幅度影响出生率吗?怎么会?你不合法人家也不一定结婚,结婚也不一定生,生了也不一定好好养啊。再说怎么一提同性恋朋友诉说权益,就要扯到别有用心的境外势力上?真不是我说,有谱吗?退一万步,就算真有,境外势力能给什么领导给不了的东西吗?投奔境外势力总得图点啥吧?人家也没要联省自治,无非需要尊重和认可,可能外国友人是给了--这人家本来就该得呀。再说了,人家真想要的是同性婚姻,你问问境外势力给得了吗?可能给的不给,这又怪谁呢?

 

【3】腹黒真君

我在天津某国企干了将近十年。

老国企了,老到他们吹牛逼都只能用八几年的案例,有时候你站在九几年装修的办公室里看着五几年的领导们指挥六几年的实习生创造七几年的高收入时,还真他妈挺哏儿的。
不瞒你说,当初进这个单位还烦人托窍地花了点儿钱,后来才明白当时委托人收完钱为何看着我的眼神格外感激,谁能想到已经半年没发工资了(之后此状况又持续了十几年)。

简单介绍两句前司吧:从性质上说,前司属于国资委旗下的孤寡企业、留守型单位、市属精神病院三产,我有时都怀疑他们跟启智学校互相对口,单位坐的都是交换生;从经营上说,每营业一天,国有资产就流失一天,一倒闭,诶,来利润了。经济状况比较晚期,秉承着“原地踏步是最好的前进”的理念苦苦支撑;从管理上说,公司比停尸房就胜在多个食堂,停尸房但凡有一个诈尸的,动静儿都比坐办公室的大。整体上阳气不如一杯冰可乐,全体员工财富线接在一起都没自己抬头纹长。

现在琢磨,前司走下坡路时能一迹绝尘,主要是吃亏在单位体检缺少智力测验的相关项目。但你别看不少同事对世界的理解仅限于《小学语文第三册(上)》,可他们抢插座给电动车充电的时候眼珠子里可全是计策,扣下来一个编成兵法可驰骋任何一家独角兽互联网企业。最可乐的还是来活儿的时候,单看把责任和工作往外推的那套手法,那个表情,那种劲头,不干推油大保健真可惜了,一下耽误两个行业,真真可惜了。所以说这个单位要是不黄,都对不起秋天。

当然,不能说这十年我什么收获都没有,虽然钱确实没挣到,但咱长了不少见识,物理开天眼,遇到不少一言不合就飞起来潲籽的人物。
其实摸着良心说,前司的领导们倒还是挺让人欣慰的。廉洁,真廉洁,智力型廉洁,主要是大脑面积(没有厚度所以只能求面积)阻止了他们贪腐。想干坏事儿多少还是需要点儿真本事的,前司大部分领导最多也就是在办公司偷口热水、顺个马扎、揣俩橘子、划拉半打复印纸,顶天儿了,把出轨的想象力都用上——揪棵葱走,本质上不如一副拖鞋聪明。

但矬子里拔将军,王八再温顺还出过鳄龟了不是。去年年初,还是有一位出类拔啐的领导因为经济问题有幸服法了,从公司一把手变成了公司一把柄。挺好的人,判晚了,真的是苍天有准儿、不胜唏哈,正义会迟到但不会打卡。看着判决书里的出现的那些熟人,我不由得想拿起订餐电话点一碗喜面,多加红粉皮儿。

好在,前司基本走到了终点,我也在各种机缘巧合下告别了自己留下水灵岁月的地方,开始了新的生活。
就在前不久,断了跟前司的最后一点儿瓜葛,用两个小时办完拖了一个多礼拜的手续。他们那种能把艾滋病村拖成长寿村的效率,还是老配方老味道,醇厚且绵长。人事科的朋友们,依然机灵如初,放哪个品种的猴山都算副处级。

算了,不说了,江湖路远,注意血糖。

 

【4】@数学张良

【目前教育的最大弊端】

(1)

数理化教得太多太多,其实只要差不多就行了,人是活的,可以根据环境进行调整。

我大学读的是数学系,要跟上进度,中学老师教的数学远远不够,而化学就讲得太多了。把中学内容砍掉三分之一,大学课程照样能听懂。

至于最终的水平能到哪儿,取决于自身天赋、导师水平和平台资源。

中小学只需要把基础打好就行了,多教无益。少教点还能给学生更多自主权。

(2)

真正有用的东西教得太少太少,阅读理解是最重要的能力,是学习和成长的根本,学校在这方面做得一塌糊涂。

很多人看不懂法律文书,看不懂合同上的条款,理解不了字面意思,他们不是文盲,而是受过义务教育甚至是高等教育的。

现代社会,法律跟合同与每个人息息相关,这方面的阅读理解学校居然不教。

(3)

语文教育虚无化,本来阅读理解应该多学一些法律、科技、社会方面的,这样才能在离开学校后继续学习成长。

现在语文的阅读以文学为主,这个很主观,题目莫名其妙,学生无所适从,严重影响阅读能力的发展。

语文应该多教点实在的,起码要让初中生喜欢上阅读严肃书籍,这样他还有成长的机会。

(4)

让学生喜欢阅读严肃文本,就是教育最大的成功。

 

【5】鹦鹉史航 

林青霞(谈《重庆森林》):
一开始我的角色不是那样子的。他们本来要我演一个过气明星,这角色本来并没有戴假发和墨镜,那两样道具是用在另一场戏。后来,王家卫认为我那副装扮看起来很酷,很突出,就要我一直戴着。连我自己也是很后来才知道,我的角色已经变了。”
铁屋彰子:
塔伦提诺很喜欢你一边说“Are you sure wanna do it?”一边打开冰箱的戏。他很欣赏你在《重庆森林》的演出。我本人喜欢的是“砰、砰、砰”开枪那场戏,真的好酷!那场戏里,你在大街上枪杀了几个印度人,然后跑进地铁站。
林青霞:
那场开枪的戏吗?!当天是我的杀青日,直到那一天我才明白我演的是杀手。
铁屋彰子:
那是你第一回搭地铁吗?
林青霞:
我搭过几回地铁。
在地铁、街上和重庆大厦的戏,全是未经许可拍摄的,难度很高。我们在重庆大厦里面拍戏,那栋大楼非常特别——各路人马混居其中,挤满了当地人和观光客。有一回我们在里头拍戏,有个家伙突然冒出来大吼大叫,还出手推人。我还以为他是临时演员哩!我以为这个场面是剧情的一部分,所以我继续演我的。后来我才明白是怎么一回事,吓得半死。
还好电影拍出来效果很好。其实就是让自己投入当时的状况里,让摄影机去捕捉。
你记得机场那场戏吗?也是一次“拍完就闪”的状况。我们在大庭广众之下拍戏,机场内的人都不晓得我们在做什么。我走到航空公司柜台前,递上一张像是机票的纸张。有人认出我,很好奇我在那儿做什么。我在机场内走来走去,摄影机一直跟着我,我很担心安全人员或警察会冒出来干涉。(大笑)
拍完机场的戏之后,我便明白自己有能耐在这种环境拍电影。
(日)铁屋彰子采访撰稿《永远的林青霞》

 

 

【6】阿川说要赦免一个“非常非常重要的人”,全世界都在猜是斯诺登还是弗林,结果阿川赦免了苏珊·安东尼,《纽约时报》认为阿川是想通过这个操作来吸引女性选民。

苏珊·安东尼(Susan B. Anthony,1820年2月15日-1906年3月13日),著名的美国民权运动领袖。

她在19世纪美国女性争取投票权的运动中扮演了关键角色。她和伊丽莎白·卡迪·斯坦顿是第一个妇女禁酒运动组织的共同创立者,也是女权杂志《革命》的创立者之一。她周游了美国和欧洲,平均每年发表75至100次演讲,在女性权利被美国政府承认和合法化的过程中,她是重要领导者之一。

1872年11月18日,苏珊因为自己在两周前的美国总统大选中的投票行为而被法警逮捕。7个月之后,一个全是男性的陪审团裁定她犯有非法投票罪,判处苏珊应缴付100美元罚金,但是苏珊坚决履行自己在庭上说的“不会为他们的不公正处罚付哪怕是一美元”。在她的余生中,她真的一分钱罚金都没出,为此事陷入尴尬境地的美国政府也没采取任何反对她的催收行动。

在苏珊死后十四年,1920年8月26日,第十九条宪法修正案终于给予了女性投票权。

147年之前,苏珊因为投票给共和党人被定罪,147年之后,她获得了来自一名共和党人总统的赦免。

 

【7】余秀华

◆或许不关于爱情的
来,封我为荡妇吧,不然对不起这春风浩荡里的遇见
我的野鸽子,你衔来桃花衔来杏花衔来炮弹
我备了酒备了背叛背了不死不归的决心
能让我在你身上找死吗?你的身体还如此干净
没有一口水晶棺材
我们有共同的情人:虚无,流逝,午夜里的红狐狸
我们雌雄同体,你有时候用女人的身体摩擦我
我偶尔用男人的狂妄摁倒你
这样的游戏只限于你我之间,不太好玩
走吧,我们去后山大干一场,把一个春天的花朵
都羞掉
至于前世我的逃脱我深表歉意
漏出了你的网,到现在我还是咸鱼一条
你不来翻动我,我就装死给这个春天看
你喜欢麦子,稻子,月光这些能养活人的东西
我不过贪喝了稗子酿的酒
就被你贬到这一轮的人世,这陌生的窑子里

 

【8】李鲆 

两百年前,美国的奴隶生活是怎样的?每天可以吃半磅熏(猪)肉(相当于四两半)。

1841年,所罗门.诺瑟普被两个白人绑架,卖到南方,成为奴隶,到1853年被解救,随后写了这本书,《为奴十二年》。
他的身价是1000美金,当时最好的母牛,一头价值5美金。
奴隶们的日常食物,是熏(猪)肉和玉米。
每周分配3.5磅熏肉,相当于每天4两半——我读这本书时大概是1995年,已经工作,在乡下小学教书,在当时当地算是不错的阶层,正常每周吃一次肉,已经觉得生活很好了。
玉米数量没有说,供给应该是充足的,可以“吃饱喝足”。
另外章节里,写到奴隶吃甜薯,玉米面包,还自己捕捉浣鼠、负鼠和鱼(河里有很多鱼)。
圣诞节,奴隶主会轮流请奴隶们吃大餐,有烤鸡、鸭子、火鸡、猪肉、烤整头的野牛、饼干、桃脯、水果蜜饯、果馅饼、各种馅饼、各种蔬菜。
作者抱怨熏肉上长蛆,劳作之后还要自己磨玉米做饭;羡慕过奴隶主平时也有新鲜的蔬菜。
关于穿,奴隶主有织布机,为奴隶准备过冬的衣服。没有提到奴隶穿破衣服(1990年我读中专,穿补丁衣服还是常事),或者受冻。奴隶参加宴会时,会用蜡烛擦亮鞋子,那就应该是皮鞋。有些奴隶还有帽子。
有才艺的奴隶,会被奴隶主租给其他人,奴隶也就可以获得一点报酬,自己买点东西。
最后一张截图来自《马桥词典》,韩少功写的是上世纪60年代的事。是《为奴十二年》后的120多年。
对比一下:
60年前 O李鲆

80年前  O李鲆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