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221】现实主义巨著

xilei 发布于 2020-9-7 10:46:00

【1】@sci_accepted

现实主义巨著

 

 

【2】@薄暮冰轮

在看一本讨论互联网对人类影响的书,作者在里面提到了一个很有趣的差异:接触手机电脑等电子产品长大的孩子,和他们的父母不一样,他们对外在世界的“真实性”不再有高要求。

她举的例子是她带女儿去参观自然历史博物馆,展厅里面都是塑料和化石,只有门口的两只大海龟是真的,博物馆显然把这两只真的海龟视为奇珍异宝,并认为参观者也会这样认为。

但是她的女儿看着门口两只真的海龟表示:完全可以用机器代替,因为海龟在博物馆里无所事事一动不动,没必要费尽千辛万苦把它们从太平洋带到纽约。她同情海龟过着监禁的生活,但是对它们的真实性无动于衷。

作者非常惊讶,她和她的丈夫都认为最关键的是应该是真实、活生生的,但是他们采访在场的孩子们,孩子们却觉得,这些海龟看起来脏兮兮的有点恶心,没必要用活的,这种真实性没有内在价值,它们只需要看起来像真的。

展开联想一下,这也许就是未来人类对于机器人伴侣的态度:它们只需要看起来像人类,能沟通和理解。当你感到沮丧的时候,向机器人倾诉,机器人回应你、安慰你,给了你一个拥抱,让你觉得好很多。至于它到底是真的理解了你的沮丧,还是基于算法和程序对人类的特定语言行为做出反应,这已经不重要了——它只需要看起来理解你。

作者提到了她在心理学会议上遇到的女研究生,她觉得,如果机器人能提供她所需的关怀行为,她可以考虑把男朋友换成一个“精致的日本机器人”。她依赖一种“居家礼仪的感觉”,不想孤单一个人。如果这个机器人能够提供这些,她很乐意哄自己开心,告诉自己这里有个真人和她生活在一起。她想要的既可以避免孤单,又没有风险的男女关系。对她来说,一个具有交互功能的机器人,即使只是依照程序表演人类的动作,都比一个苛刻的男朋友更好。

我很好奇大家对这个问题的态度:
A:伴侣一定要是具有自我意识的人类。
B:伴侣可以是由程序逻辑和特定算法驱动的机器人(它能和你沟通交流,看起来很像人类,会对你的语言和行为作出符合逻辑的反应,但它没有自我意识)。

 

 

【3】易伟

马斯克肯定是穿越人。

希特勒也是。

去年还是前年,推荐过克劳斯·费舍尔的《纳粹德国: 一部新的历史》。书不纯粹是史料堆陈,运用了多种学科视野,对纳粹进行了创见的分析。希特勒还挺有意思,甚至可能是个失败的穿越人。

他预言未来世界:“依照我的预感,到2039年1月,地球上已经不存在现在我们所说的人类。人类的一部分将进化为更高级的、近乎于神的生物,剩下的大部分人类成为了一种完全被动的机器人或生物。到2999年,地面上居住着机械生物群体,众神则从宇宙支配和统治着他们。”

总之在一个日趋加速的人类社会,最大的奢侈或浪漫,就是“慢”,就是“无意义”。

我爱你,有意义吗?化学反应还是物理反应?一夜情还是白头偕老?

爱就是爱。

AI是没有时间观念的,双向驱动。人类是。人类是单向。所以AI穿越回去就如同静待明天。

飞飞说,AI普世化进展迅速。AI的普世化有四个方面:第一,计算能力的普世化;第二,算法和解决方案的普世化;第三,数据的普世化;第四,专家才能的普世化。

我笑着评价:唯一的普世化就是从拟人到非人。

假设通过AI的计算能力将非结构化数据转化为结构化数据是有效的。假设人和AI都无法逆选。假设所有人机互动的最大目标是自我智能进化(上帝是谁)。这也算是“可选性”和“因果律”之对立统一吧,无论怎么选,因果决定了起点和终点。

无论怎么选。人类必亡。

所以,在乎当下,在乎亲人和健康,在乎明天早餐是豆浆油条还是小葱馄炖,足矣。

 

【4】格隆 

我不追星,更不追剧。我们多数影视剧在思想深度上堪称浅薄庸琐。哪怕是那些曾经红极一时的热剧,比如哪吒。我完全没搞懂一个根本不存在的虚无人物的励志鸡汤,怎么就吸引了那么多的叫好与热血。这种童话故事,与其说是励志,毋宁说是迷魂汤与麻醉剂,让衣衫褴褛,几无出路的P民看到貌似的一丁点希望。世上本无鸡汤,一些人把骨头和肉吃光了,再端出来,就成了鸡汤。
所以我从没想过要看什么哪吒。也绝不会觉得不看这种全民热剧会令我损失什么。
但,《八佰》,我还是建议身边的朋友都去看一看。在我们掐头去尾,如梦如幻的历史语境里,这部片子,至少能告诉你,抗战,到底是谁打赢的。
这种极少数的丁点真实,也殊为重要。它会由点及面,让你开始思考你这辈子接受的整个叙事的逻辑与勾稽关系。
曾经有一次,我作为主讲嘉宾,给国内最大的风投公司年会做报告。晚宴之后宾主把酒言欢,一群人在咖啡吧天南海北神侃。聊到抗战,该公司两个刚毕业不久的年轻人,一个毕业于清华,一个毕业于北大,突然撇开对我这个主宾的尊重,开始异常愤怒地争辩与攻击,原因只是因为我说抗战的核心是国军,抗战基本是由GMD打的。两个年轻人涨红着脸,非常愤怒地说抗战明明是…打赢的,怎么可能是国军打的?和他们有什么关系?他们最多就是个边角陪衬而已。并说本来对我尊重有加,现在实在失望至极。
我反问,你们知道淞沪会战吗?知道长沙会战吗?知道徐州会战吗?知道武汉会战吗?知道这些会战死了多少人吗?知道它们都是谁打的吗?
两个小伙义正辞严地回答:这些都是边角料,对战争一点影响都没有。中国就是因为你这样的人多了,才会落后挨打。
他们来自中国最牛顶级的大学(也唯有如此,他们才跨得进风投公司这种高收入门行业)。也看得出来,两个小伙是发自内心的在义愤,在训斥,在痛心。
唯其如此,我才感到一股透心的凉意。
我选择了退缩。我知道我根本不可能说服他们。
一个东部很大上市公司董事长坐我旁边。和他三观很近,所以一直都是朋友。他递给我一杯红酒:别争了。多喝点酒,太清醒了不好。你现在知道我为什么把孩子都送出去读书吧?
我问:为何?
他回答:我不想自己辛辛苦苦好不容易生养一个孩子,结果被TM弄成了一个SB。 

 

【5】@开花富贵老娘发飙

有朋友是负责自己学校(一个私校)的公号的。
她说,去年她们被要求连夜删除网站和公号所有涉及“灵性、自由、精神、自我”等等字眼的,及有外国老师图片的文章,不分青红皂白,和在院子烧东西也没啥区别,那种气氛真的很恐怖。
这件事对她的后遗症就是,她现在自我阉割以及深入灵魂了,看见啥都觉得是越线表达,都不知道该如何表达,又想到自己是工作在教育战线的,还要去教育孩子,更是又惊慌又悲哀。

 

【6】茨威格死于昨日世界

感受一下国会纵火案之后德国出台的一部法令:“对个人自由的限制,对包括出版自由在内的言论自由权的限制,对集会和结社自由的限制,对通信、电报通讯和电话交谈之隐私权的违反,搜查证的批准,没收令的发布,以及对财产权的限制,除本法另有规定之外,均不受法律的约束。”简直是当面扇魏玛宪法耳光。

 

【7】@演员刘斌

2003年随《基因之战》剧组来洛杉矶拍戏,停留了三个月。首先是结识了一批热情好客的华人华侨新老移民们,有大陆和香港去的的,还有台湾去的。
    在我去之前,那里的华人基本都看过我的《黑洞》和《大宅门2》,很多人都称呼我张先生,也有叫我白敬业的。
    比较有意思的事儿是结识了一位台湾移民到洛杉矶的老哥,人送外号“白敬业”,白敬业是我在剧中人物的名字,可这位“白敬业”不姓白,自从大伙看了《大宅门》以后就都管他叫白敬业了。这位老哥的老父亲是台湾的退役将军,在洛杉矶置办了不少的房地产,自己家居住一套以外的全部出租,还开了餐馆,据说家里的钱就像是滚雪球一样越来越多,老将军去世后“白敬业”交了数目可观的继承税以后,就继承下来了。“白敬业”在当地华人圈里是名副其实有钱人,自然属于富豪之列。
    一次一个非洲某国的总统访美,带来了招商计划,“白敬业”受邀参与了与总统的会面,之后还去非洲考察了一番,并受到总统一家人的热情款待。“白敬业”回到洛杉矶果断的卖掉几所房子(当时房价很低),筹措了500万美元汇入非洲总统指定的账户。等“白敬业”再次来到非洲时,却见不到总统了,还强行将“白敬业”送上返美的飞机。500万美元加上杂七杂八其它费用,“白敬业”大约损失了600多万。尽管“白敬业”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还是个富人,但从那时起就家道败落,很多生意一蹶不振。但“白敬业”依旧是大手大脚,三天一小宴五天一大宴的大宴宾客。等我到洛杉矶时他已经是五天一小宴了。
    我们见面了,“白敬业”很是欣喜,大家叫他白敬业时他很乐于接受,他冲我笑笑解释说“我跟白敬业一样,是个败家子儿。”。那天吃饭的有七、八个人,在我大姐的餐馆里,一大桌丰盛的海鲜。那顿饭是另一个朋友安排请客的,“白敬业”要抢着付钱,另一老哥按住他说“你已经排到一周以后了”。“白敬业”有点挂不住了,脸红脖子粗地“大家今天都是第一次见白敬业吧?为什么就把我排在最后?!”大伙儿竟哑口无言了,我一看赶快出来圆场,说“老哥,我们这个行当里,有个特别牛逼的出场,叫压轴儿。您是重量级人物,您得压轴儿!”大伙儿齐声应和,“白敬业”爽快地“行,我压轴儿!”
    大姐、大姐夫在洛杉矶开了2家餐馆,其中最著名的就是“永和豆浆”,合作伙伴是一台湾人。那台湾人很是精明,自己来中国大陆注册了“永和豆浆”并开了无数家,想必很多人都吃过。
    我们在洛杉矶拍戏,大姐负责给我们送餐。剧组的伙食标准不高,大姐分文不挣,以最低廉的价格为我们提供最美味的饭菜,还经常给我单独加上2样。大姐知道大陆这边海鲜贵,就变着花样的给我做各种海鲜。还有几位北京去的朋友,也是轮流给我们送些自家做的饺子、锅贴之类的。
    北京的厂桥的六哥一家是改革开放以来较早做中美贸易的,挣了不少。在尔湾有所大房子,家里餐厅的大圆桌能坐20人。六哥为人热情好客,北京去的不少人都会投奔于他,我在他家吃过得有5次,一帮朋友齐动手各显其能,特别热闹。他平时总是开辆黑色大悍马,他为了让我能常去他家,把车钥匙往我手心里一拍,说“你北京的驾照可以在加州洛杉矶用,这段时间你就开我这车。”,我说“我倒是想开呢,可我也得认得路啊。”那会儿导航还没有,有了也不普及,压根儿的就没听说过导航。
    又有朋友给介绍认识了北京去的一漂亮大妹子,年龄与我相仿,是当地某中文刊物的主编。她问我对旧货有没有性趣,说过几天在玫瑰宛体育场有全美最大的跳蚤市场。那天一大早就来到跳蚤市场,这个跳蚤市场是每月的第二个星期天举办。2003年时好像还是免费进场,据说现在要收10块钱了。
    玫瑰宛跳蚤市场规模很大,服装鞋帽、家用电器、照相器材、体育器材、办公用品、家具陈设、厨具餐具、各种乐器、钟表怀表手表、金银首饰、二战军品、地毯、油画等应有尽有,比较吸引我的是二战时期的老旧收音机、留声机、八音盒、电风扇、打字机、照相机、摄影机。
    第一次是走马观花看热闹,我那大妹子收了一些银器,都是很精美的首饰盒、刀叉勺、杯子、盘子、烛台之类的。在一个手表摊看到一个老汉要卖给摊主一块金壳手表,那手表是个还能走的老物件儿。我让大妹子在旁边听听什么情况,摊主打开底壳用卡在眼窝的放大镜仔细检查了一番,经过讨价还价以280美元成交。
    又是一个月的第二个星期天,大妹子开着她的8缸大野马将我再次带到这个跳蚤市场,这次我淘到了成色极佳的打字机,照相机和一台爱迪生滚筒唱片留声机,几样东西都可正常使用。
    这台留声机成色很好,上了弦就能转能唱,上面钉有金属的1906年的生产日期和后来的收藏证。买下这台留声机搭5个滚筒唱片,大妹子帮着讨价无果,摊主答应多给我5个滚筒唱片。摊主多少给我留下一些印象,一个中年白人汉子,一位老哥。
    2014年再次到洛杉矶游玩,因时间关系没能赶上每月第二个星期天的跳蚤市场,与朋友闲谈中流露出对老式留声机有兴趣,一位大姐说她认识一个专搞老式留声机的老美。大姐联系好了以后把我带到这老美家。
    这老美家有2栋2层的房子,女主人带我们进入了其中一栋。打开灯光一看,竟是一座家庭博物馆。留声机、电报机、电话机、灯泡等老物件琳琅满目,储物架上摆放的满满当当,还有一些早年间生产加工用的机械设备。一层有些凌乱,东西显得老旧。正在浏览参观时男主人回来了,一见面我就认出来了,握手之后我赶紧让大姐替我翻译,我说“我10年前在玫瑰宛跳蚤市场买过你一台留声机。”这白人老哥眼睛一亮露出喜悦之色,立刻请我们上楼。
    2层是他家很正规的博物馆了,所有东西整齐有序,陈列柜里摆放着精品,灯光也很讲究。留声机、电报机、电话机和灯泡按照年份排摆着,每一个都有标签,发明日期、生产日期、使用和收藏证书等,几面墙上挂着他家老祖宗们的照片和一些发明证书等。这时候我才搞明白,这位老哥是爱迪生直系第五代孙儿。
这一天真是大开眼界,那老哥仔细的给我介绍着让他引以为傲的家珍,还打开让我欣赏留声机的音色。我们也聊了很多,说到当年我买的那台留声机,我大致描述了一下大小形状,和那个金属收藏证书,他印象极深,说那样的留声机已经有几年没见过了。
他众多的物件里面有一台最牛逼的,一个巨大个的落地式的,打孔蝶式唱片八音盒,这八音盒高过我的腰部,一张蝶式唱片上面满是小孔,放进大八音盒里,叮叮咚咚的音量宏大,清脆的钢片琴声极为动听,一张唱片里有几首曲子。这大八音盒真的让人有些爱不释手,但最终因价格太高,也因为物件太大,不好解决运输没能拿下,不过那老哥说还有小几号的,要碰机会找到才行,他答应再找找小一些的。
    这老哥家里是个博物馆,也是个作坊。我们还聊到他的家族,老哥说他家亲戚很多,包括他的亲兄弟,亲戚们家里有些只是收藏,已经没有像他一样以留声机当营生的了,老哥从各地收购老旧的留声机,修复翻新后再出售,这是他的营生。
    参观结束以后,这老哥领我到留言簿前,请我签名留念。我翻看了一下留言簿,之前有2个中文留言。我顺便问了句“中国人买你留声机的人多吗?”,那老哥说“中国人是我很大的客户……”
    最近网上围绕着谁发明了灯泡谈到了爱迪生,才让我有了聊聊与爱迪生后代的2次接触。大概的查证了一下,最早最原始发明灯泡的好像是个英国人,爱迪生是成功改进了电灯。不管怎么说,爱迪生一生共有两千多项发明,拥有一千多项的专利,足以证明他的伟大。

 

【8】@作家叶倾城

我看上去,很像是挑拨男女对立。
但我自己也只是在查资料的时候,被惊了一下。
我也是才知道:在中国,不存在婚内强奸。
婚姻中,提供性服务,是女性的绝对义务。

1997年,被告人王某与被害人钱某于1993年结婚,婚后他们夫妻之间逐渐产生矛盾,感情破裂。
1997年10月8日,上海市青浦县人民法院应判决准予离婚,但判决书尚未送达当事人。
期间,王某至钱某处拿东西,强行与钱某发生性关系。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法院一审判决准予离婚后,双方已不具备正常的夫妻关系,被告人王某违背妇女意志,采用暴力手段,强行与钱某发生性关系,已构成强奸罪。
法院一审判处被告人王某有期徒刑3年、缓刑3年。
——这是因为“已经是前妻”所以才构成强奸罪,然而也判得非常轻,缓刑嘛,基本就是不用坐牢的。
在中国, 是否前妻前女友,也就相当于“妻妾”一种?

2010年,佛山顺德区法院审理一起婚内强奸案,夫妻双方已经长期分居,在一次争吵中,丈夫不理妻子的反抗,强行与她发生了性行为。
最终,被指控强奸妻子的李某,最终被法院一审宣判无罪。
法院指出,在正常的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任何一方都有与另一方同居的权利和义务,性生活是夫妻共同生活的组成部分,在这种情形下对强行与妻子发生性关系的丈夫以强奸罪判处刑罚,与事实及法律相违背,也不符合我国的伦理风俗,丈夫不应成为强奸罪的主体。

——没错,理论上,双方都有提供性的义务。
但是——女性如何强迫男性提供性?体力实现不了,男女生理机制不同。
(一定会有人说伟哥。但性其实是心源性的,伟哥的作用在于解决“心有余而力不足”)。
而男性要强迫女性提供性,是否轻而易举?
尤其是,当他们不在乎对方的感受、健康的时候。)

我认识思考了一下:
在中国婚姻中,我没有看到有什么东西,是男性的义务——一个也没看到。
你如果说“忠诚的义务”,那恐怕有一半男人没有做到。
福柯说过:没有规则就没有惩罚,没有惩罚也就没有规则。
如果一件事,号称是义务,但你不做也没有惩罚,那它不是。
但是,有很多东西,是默认女性的义务。
而其中,性义务,是法律规定女性的,女性不能拒绝的。

如果一段关系里,只有一方有义务而另一方没有。
我们不能认为这种关系是平等的。

 

【9】@秋山燿平

【为什么日本的A V会有马赛克?】
※今天的话题比较敏感,看到标题之后仍有兴趣的人请继续看下去。
对日本感兴趣的男性朋友应该都知道,日本的A V产业非常发达,几乎每天都会有新的企划诞生,种类非常丰富。可以说不管是多么硬核的“性趣”,日本的A V界总能想办法满足到。但是与其他国家的AV相比,日本的AV有一个很明显的特征,那就是日本的A V会有马赛克。欧美网站上大多都是“无修正”的影片,如果想在这些网站上找到有马赛克的影片反而是一件难事。究竟为什么日本的A V会有马赛克呢?今天,我想分析一下其中的原因。

我先说结论吧。日本的A V有马赛克的原因是——“添加马赛克之后,就可以当没有实际插入”。虽然大家都知道,马赛克盖住的画面肯定就是那些不可描述的画面。但是添加了马赛克之后,“完全是演技”这样的狡辩就说得通了。

那么为什么不给观众们看到实际的性行为,而是要以“演技”这种形式呈现给大家呢?这与3部法律有关系。首先第一部是《卖淫防止法》。以前我在“为什么卖淫违法,但是风俗业却发展得很好”这篇文章中有提到过。这是一部禁止“与金钱挂钩的性行为”的法律。如果A V没有马赛克,明显能看到性行为的发生的话,就可以视为“向女性支付金钱作为此次性行为的报酬”。这样就触及《卖淫防止法》了。所以添加马赛克之后,就可以说“这位女性只是在做性行为的演技而已”,那么对她支付的金钱就不是对于性行为的报酬,而是对于出演这部影片的报酬了。出演AV的女性被称为“A V女演员”或者“性感女演员”,把她们称为“女演员”也是因为这一点。

第二部相关的法律是《猥亵物陈列罪》。顾名思义,这部法律是对于“公然展示猥亵物”这一行为的管制法律。关于这里的“猥亵物”的定义,男性性器官以及女性性器官属于定义内的范畴。而女性的胸部则不属于范畴之内,所以就不需要给胸部打马赛克了。这第二部法律的应对方法就简单了。如果画面上有性器官就违法,那遮住就完事了。

第三部相关的法律是《职业安定法》。因为这部法律有比较多模糊,不明确的地方,我对它的解释有可能不太正确,大家听听就好。这部法律禁止派遣或从事包含“对于公众道德有害的业务”的工作。那么A V属于“对于公众道德有害的业务”吗?这点很关键。先说结论,这属于“灰色领域”,没有明确的标准。实际上裁判所曾经有过“A V女优毫无疑问是对于公众道德有害的业务”的判决。但是现实是,有不少因“强制女性出演A V”而被逮捕的人,但是没有因“出演A V”而被逮捕的女性。现状是,出演A V这件事情本身是不会惊动到警察的,A V女优可以说已经被认定为一种职业了。但是如果不添加马赛克,出演A V就属于对公众道德有害的范畴之内了,所以是有可能会被认定为是犯罪的。为了避免这种情况,马赛克还是有必要的。

因为以上种种原因,对于日本的A V来说马赛克是必要的。实际上也有专门对A V里的马赛克进行审查的部门。这些部门的人从早到晚把A V从头看到尾,审查影片里的马赛克有没有符合标准。还有的人是正职做这个的,在求人网站上也能看到“成人影片审查人员”的招聘信息。我看了相关的招聘信息,25岁入职的人年薪是400万日元,比日本的平均年薪还要高。每天只看A V就能拿到工资,似乎对于男性来说是梦幻般的工作,但做这样的工作并不能学到对社会有贡献的技能,不到一周估计就看饱了,我很怀疑他们在日常生活中还能不能兴奋起来……

看到这里的人,可能会有这样的疑问——的确大多数的成人影片都有马赛克,但是也有无修正的片子啊。的确是这样的,而且看这些影片也不是违法的。那是因为“国外的成人网站”的存在。在一些国家,无修正影片是合法的,在这些国家的网站播放,自然不会触及日本的法律,在日本看这些网站也不是违法的。我在这篇文章中列举的三部法律,都是对制作发行方的管制法律,并没有对观看影片的人进行法律约束。所以在日本观看这些合法的外国网站是没有问题的。而且警视厅也认为“只要以个人行乐为目的的话,是不会触犯法律的”。所以观看影片的人基本上不需要有任何的担心。

大家觉得怎么样?今天我从理论的角度论述了“日本的A V为什么会有马赛克”这个问题。其实“加了马赛克就可以当作没有性行为发生”这种理论,无论是谁都不会相信的,说到底只是大家都默许这种形式的存在罢了。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