铂程斋--【浮世汇222】我代表我自己来表彰你了

xilei 发布于 2020-9-9 10:42:00

【1】@月风_投资笔记

关于美团简单的说几句:
1、饿了么由当时还在上海交大读书的张旭豪、康嘉等人在上海创办,最初仅为交大学生的内部外卖平台。在2011年拿到金沙江创投A轮100万美元融资后,2012年3月上了第一版的APP;2013年1月,饿了么APP功能已经基本齐全,并拿到经纬中国和金沙江创投领投的B轮600万美元融资;
2、2013年饿了么开始正式全国化布局,2013年11月,饿了么获得红杉中国领投的C轮2500万美元融资,这时饿了么已经开始领先所有外卖竞争者1年时间,包括线下布局、APP开发以及资金实力方面;
3、2013年11月,美团火线冲入外卖领域,注意,它那时并不算中国互联网的巨头,而其他互联网巨头的反应都比美团慢——阿里的淘点点是13年12月上线的,百度外卖是14年4月上线的,腾讯更是一脸懵逼;
4、2014年是国内外卖行业的真正元年,事后看数据,行业的前4名分别是:饿了么(30.58%)、美团外卖(27.61%)、淘点点(11.20%)、百度外卖(8.55%)。按理说饿了么的份额理应比这个更高一些,但是饿了么作为只拿了几千万美元投资的年轻公司,2014上半年仅拿到大众点评8000万美元的D轮,钱根本不够烧,后面的开始被财大气粗的巨头侵占份额;
5、2015年1月,饿了么终于获得中信产业基金、腾讯、京东、红杉资本、大众点评3.5亿美元E轮投资,当时饿了么的账上仅能再支撑1-2个星期,命悬一线;同年8月28日,饿了么再度获得6.3亿美元F轮融资;
6、美团在2015年不甘示弱,1月就拿了D轮7亿美元融资,开始与饿了么正面抗争。后面最关键的一手来了,2015年10月,美团与大众点评宣布合并,大众点评直接退出饿了么董事会,彻底掐断了饿了么的一个重要入口;
7、2015年,饿了么依然站稳行业第一名,2015年12月,饿了么业务已覆盖超过300个城市,日交易额突破1亿元,日订单量超过330万单,创下外卖O2O行业新高。这时市场份额分别是:饿了么(34.8%)、美团外卖(31.2%)、百度外卖(23.7%),阿里的淘点点已经彻底掉队;
8、2016年1月,美团再出奇招,谈下了之前一脸懵逼、一度跟风投资饿了么的腾讯,拿到腾讯领投的33亿美元投资。这也变相逼迫已经彻底掉队的阿里选择另一边站队,2016年4月,饿了么宣布获得阿里领投的12.5亿美元融资;
9、原本站稳行业老三的百度外卖走错一步:2016年春节前后,百度外卖选择花钱送骑手回家过年。美团外卖则直接奇袭百度,加大补贴在春节留住骑手继续配送,并在春节后大肆招聘骑手。此消彼长下,美团外卖和饿了么一起把百度外卖的大部分份额抢走,当然美团外卖更为受益;
10、2016年下半年,美团饿了么补贴大战继续,原本在张旭豪计划中“6个月结束”的战斗,战线长得大大超出他的预计,尤其是微信九宫格在年底加上美团外卖后。2016年的市场份额,饿了么(34.6%)还是第一,但是与美团外卖的差距缩小(33.6%),百度外卖(18.5%)则逐步退出补贴战;
11、2017年上半年,饿了么、美团外卖的市场份额占比分别为41.7%,41%,差距继续逐步减小。进入下半年后,美团外卖的日订单逐步反超饿了么,这让后者压力极大,2017年8月,饿了么正式并购百度外卖,合并后的市场份额达到54%,开始与美团外卖拉开距离。2017年9月,为了一口气打垮美团外卖,支付宝首页正式接入“饿了么”;
13、美团不甘示弱,2017年10月,美团点评获新一轮40亿美元融资,投后估值300亿美元。但是让饿了么想不通的是,美团外卖的份额还是在继续提升——2017年四季度,合并了百度外卖的饿了么,份额还是从54%继续下滑到49.8%,美团则是继续上升至43.5%;
14、情况在发生变化:饿了么的底层技术平台毕竟是几个交大大学生从0开始搭建起来的,系统的扩张性不足。而且在地推和人员管理上的经验不足,饿了么的每单成本,显著高于美团;
15、美团作为在上一轮百团大战成功活到最后的赢家,在成本运营、补贴管控、地推管理、高管心智上,比饿了么更为优秀,腾讯入口支持的效果也明显好于阿里。更为关键的是,O2O算法开始起到作用,美团外卖的每单浮亏明显低于饿了么,以至于美团外卖给骑手的工资和补贴,逐步高于饿了么,这也是那篇文章里,所有骑手都强调“你不想干有的是人想干”的根本原因;
16、2018年2月,突传阿里将全资收购饿了么,传言称,张旭豪可能会出局,原因可能是此前与阿里签下的一份“对赌协议”承诺过2018年3月之前实现饿了么盈利的目标失败,但未经证实。——其实这个传言侧面也是反应饿了么的成本控制相对于美团外卖根本不占优势;
17、其实饿了么知道自己问题在哪里,一直在技术上加大投入,2016年5月饿货节,当口碑外卖、淘宝、支付宝三方流量同时涌进饿了么,饿了么峰值高达每秒1.5万笔,系统瞬间被挤爆,饿了么一度只能临时限流。——2016年底,当时是饿了么CTO的张雪峰从硅谷那边挖了很多技术大牛来搭建大数据、算法等核心构架;
18、但是这已经有点晚了,尤其是硅谷回国的研发高管与本土团队需要磨合,甚至这些大牛对于国内每天动辄数百万单的订单量,经验都是相对不足的。而美团的核心研发人员都是已经经历过百团大战和前期外卖大战的老手,绝大部分都是美团自己从本土高校招聘、培养、承接下来的核心骨干,凝聚力和996精神完全是饿了么难以比拟的;
19、更别说美团本身极具优势的地推团队和商家谈判经验了。事后看,饿了么在线下方面的一些跑冒滴漏情况,都是当时被光环笼罩的高管暂时鞭长莫及的(有点类似于小黄车OFO中期发生的情况)。王兴作为多次创业者,在企业管控经验上远比张旭豪有优势;
20、这些微小的量变,最后形成质变。2018年上半年,美团外卖、饿了么和百度外卖的交易额占比分别为59%、36%和3%。其实在2017年的后期,美团外卖的份额已经开始逼近6成了;
21、2018年,美团外卖的日均订单突破2100万单,市场份额彻底站稳60%;2019年,美团外卖的日均订单逼近3000万单,市场份额站稳65%;2020年,美团一度宣布日订单量突破4000万单,市场份额开始逼近70%;
22、更关键的是,美团外卖在2019年,经营溢利由2018年的负值111亿元转为正值27亿元,成功实现首次年度盈利——当时在交流会上,公司透露全年来看,每单毛利有2毛钱左右,这个数据现在更是扩大到最新的每单5毛左右。饿了么则市场普遍预期至今仍未实现每单毛利转正;
23、而在美团2019年所有开支项目中,餐饮外卖骑手成本高居首位,总额超过了410亿元,而全年美团外卖佣金收入为496亿元,占比高达82.58%。这意味着,美团外卖平台佣金收入超80%都用在了骑手上。——这也保证了一方面公司有毛利,但是骑手的收入也不会太低;
24、就像我之前说的那样,美团有全球最好的O2O短距离算法,最好的O2O地推团队,所以它能打赢有阿里加持的饿了么,那是比它起步更早的专业团队,而非行政手段或者行业垄断。这些,都是王兴自己一步步挣来的;
25、当然,算法是冷冰冰的,它一定会无限压榨整个体系的潜力,最后达到微妙的平衡,也就是所有骑手处于劳累的边缘。算法不是人,它当然没有人性,这毫无疑问。不过美团骑手的整体待遇最高、压力也是最大,这也是行业公认的;
26、这就是美团怎么一步步站稳全国外卖行业第一的全过程,你说讲人情讲人性,那个2016年春节选择花钱送骑手回家过年的百度外卖,早就死的透透的,连骨头灰都找不到了。
商场如战场,这种对效率的极致运用,已经刻到从“百团大战”里活下来的美团的基因里了,对于公司对于王兴,对于骑手,都是如此,很难有别的路可以走。

 

 

【2】@荐见

贵州毕节市大方县拖欠教师工资补贴、截留困难学生生活补贴这件十恶不赦的事,我帮大家捋一下来龙去脉。

毕节本来就是贫困地区。越穷也就越穷。计划经济时代,占了烤烟产业的光,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建立了一个包括95个基层社、64个直属企业、800个分销店,2000多个经营网点在内的庞大的供销系统。

90年代,烤烟业务被剥离。这块最肥的肉被从地方财政里被割走。对贫困的毕节来说,这比釜底抽薪还痛苦。收入没了,而原先供销社的在册职工8000多人,离退休职工2000多人,光这销售系统1万多人,就成了1万多张嘴。

卖啥呢?没啥好卖的。没啥赚钱的好卖。更再没像烤烟那么流油的业务好卖。

于是从2000年起,毕节供销社开始了漫漫改革路。

简单说,啥都做。由供销社建立的生产基地就有5万亩,专业合作社23个,股金服务部13个、区域性农资配送中心4个,村级综合服务站1200个,农村零售超市28个,社办工业14个,加油站4个,煤矿1个……但收效甚微。

这是毕节的大面。大方县就是其中一个代表。

不过几年前,他们在这些横七竖八,毫不搭嘎的产业里,终于发现了“希望之光”:就是那些股金服务部。倒不是挣钱,是来钱太快了。中国最知名的贫困县的最老旧的供销合作社体系,遇见当年中国最风光无二的生产力代表“互金业”,会产生怎样的生态化反呢?

大方县就以推进和深化供销合作社改革之名,发起成立乌蒙信合公司,开展“社员股金”服务业务。然后把绝大部分融到的资金调剂到大方县下属融资平台公司使用。

20年死气沉沉的供销社,像找到了围棋里的气眼。活了!

可,钱从哪里来呢?最不会提出异议的是学生,尤其是那些贫困学生。

大方县一纸公文,把家庭经济困难学生生活补助的发放渠道改了:由教育系统,改为供销社的乌蒙信合公司代发。

这笔钱就这么轻而易举大大方方地进了大方县的融资平台。4.2万名困难学生的2020年春季学期义务教育阶段和高中阶段生活补助!

这些家庭困难的孩子竟然就这么成了乌蒙信合公司的“股东”。当然,也不是无条件的,每个学生的补助款里要扣出50块作为入社资格股金。光这项,乌蒙信合就收入了210万。从贫困学生的头上!

这些孩子总数有多少呢?在乌蒙信合的7.56万名社员里,18岁以下未成年社员的比例高达56%!这实在的大方县的神奇术。

除了学生,再就是在老师身上打主意。大方县教育科技局会议部署,要求所有中小学校的教师按照不低于被拖欠的2019年绩效工资、第13个月工资的2.5倍金额存款入股乌蒙信合。承诺年利率在9.8%-12.8%间。

……

除了上述开源之道,大方县的节流之道也依旧从教育上入手。光2019年,大方教师被拖欠的工资就接近1个亿。

在国办督查室派员赴大方县的调查里,大方县自2015年起即拖欠教师工资补贴,至今共计拖欠教师绩效工资、生活补贴、五险一金等费用将近5个亿,挪用上级拨付的教育专项经费将近3.5亿。

不知道周恩来总理那句“再穷不能穷教育,再苦不能苦孩子”大方县有几位官员记得。他们倒是没苦孩子,还让孩子们做了大股东。

 

 

【3】安石榴阿册

罗翔今天上午发了个书摘大意是“德行比荣耀更持久”,遭遇大量攻击,说今天上午同时在开一个抗疫表彰大会,他此举是心怀不满、讽刺英雄。

如果说年初罗老师刚刚凭段子走红那会儿还有傻逼看不出来他的基本立场,几个月过去,再傻逼的粉红,就算仍然听不懂或者没有听他讲课,也通过八组鹅组微博之类地方的口口相传知道并深信“这不是自己人”了。现在你看到的“不会吧不会吧他竟然是这样的人”只是攻击时故作惊讶无辜的自我加戏而已,如果见过粉圈表演,当能触类旁通。罗对待天降网红这一身份的态度是积极而谨慎的,在专业方面勇于发言,而且其实都相当直白;但粉红选择了一条日常微博,逮着机会强行树立起一个不可撼动的对立面以后开始罗织、诛心并算总账。罗织的思路“掐点发博,内涵组织”也带有鲜明而特有的神经病特色,如果见过粉圈傻逼嗑“发博时间糖”(认为某爱豆发博的时间是特意安排,为了传达想和另一爱豆性交的强烈意愿等),当也能触类旁通。正所谓粉圈小华夏、华夏大粉圈,既怯且暴,什么时候都是那么上不了台面。

仍然回到年初,当时不但是粉红,很多常识健全的人也表达过对他课堂尺度的震惊:“这么说话还没有被封”。这一方面可见几年清朗下来日积月累广大网民真的被驯化调教得很厉害,“法不可知则威不可测”,稍带批判性的评论,已让听者觉得不安,基础学科的基础常识,也处处触犯着精神文明建设的蛛网;但另一方面,似乎也说明,只要严肃地追求知识和学问,那么即使是司法考试这样功能性的职业培训,也可能让你多见到一些正常人类的正常言论,也可能提供动力和资源,让人在精神上拔出、远离这样一个扭曲癫狂的环境。如果说前几年还不至于是,现在的所见所闻,足以让我对半个世纪前有长辈嘱咐家中后生“不要放弃读书”的事例,有更深的感受和理解。读书不止是个人角度的“以俟时清”,自主的、有意识的读书,永远是积极的建设,或蕴含了积极建设的可能。

 

@微路:近年蛆头们不时弹冠相庆:从08年起历十数年之功,把“公知”与“公知的土壤”掐死了。但其实罗翔与更隐晦温和的项飙的出圈流行,说明蛆并没实现它们臆想的灭霸,社会朴素的善意并没被彻底摁熄,良知不绝如缕。 

 

【4】茨冈女神 :个体的智障来自家族的基因,集体的智障来自文化的基因……

 

【5】茨威格死于昨日世界

《第三帝国的到来》:几年后反思这个进程时,律师雷蒙德·普雷策尔自问,曾经在1933年3月5日投票反对纳粹党的那56%德国人是怎么了。他想知道,这个多数派怎会如此迅速地屈服?为什么德国几乎每个社会团体、政治组织和经济机构,都如此轻易地落入纳粹党手中?他的结论是,“最简单的原因是恐惧,如果你深入观察,就会发现导致人们屈服的最根本原因,几乎总是恐惧。与暴徒同流合污是为了免于挨揍。还有一个不那么明显的原因,就是沉醉在万众一心氛围中的亢奋感,即从众心理”。

 

 

(总算看完了的)《第三帝国的到来》:“尽管纳粹党在选举中取得了成功,但希特勒的上台无疑是幕后政治密谋的结果。“德国人”并没有选希特勒当总理,也没有行使自由和民主的权利授权他建立一党独裁的政府。然而有些人认为,魏玛共和国是自我毁灭的,而不是被它的敌人所毁灭:是一桩政治自杀案,而不是政治谋杀案。共和国在1930-1933年那场最严重危机中的脆弱表现,基本上有目共睹;共和政体的缺乏法统,又导致人们过于轻易地抛弃它,而考虑用其他政治方案来解决德国的  弊病,但这些弊病并不是仅仅由共和国本身造成的。整个过程的关键之处是,民主制度的敌人利用民主的宪法和民主的政治文化来达到他们自己的目的……民主制度的本质决定了民主政府至少意愿最低限度地遵守民主的政治规则。处于毁灭威胁之下的民主体制面临的困境是,在坚持保留民主的细节从而听任那种威胁占上风、与限制民主权利从而违背民主的原则之间无法快择。”
 

 

【6】埃克-

@雷韵ly 老师曾提到古罗马有一种 “除名毁忆”的酷刑:毁坏与被定罪的人有关的各类文字、图像记录,从根本上断绝这些人与历史的联系。在这种刑罚下,集体记忆被修改,形成一段或空白或伪造的历史。
奥威尔在《1984》中也描绘了删改书籍、重写报纸等类似销毁记忆的手段:“全部历史都象一张不断刮干净重写的羊皮纸。这一工作完成以后,无论如何都无法证明曾经发生过伪造历史的事。”而这些手段无论是在二十世纪还是当前都被频繁地运用。
不过,老大哥更微妙且让人难以察觉的“除名毁忆”的方式却是修改字典。他们通过消灭词汇、混淆词意等方式让语言变得匮乏无力,“词汇逐年减少,意识的范围也就越来越小,”思想自然会受到限制。
德国语言学家洪堡特认为语言是精神力量的外在表现,语言通过其独特的形式来体现一个民族的精神。民族语言的衰微必然伴随着民族历史、民族文化的断裂和民族精神的衰竭。同样,一个国家的语言受到的控制和限制越多,国民的精神力量自然也会拘挛难伸,从而更驯服地接受塑造。
奥威尔已在书中将这种“除名毁忆”并重新塑造的结果完美地呈现: “ 你难道不明白,新话的全部目的是要缩小思想的范围?最后我们要使得大家在实际上不可能犯任何思想罪,因为将来没有词汇可以表达。……当然,即使在现在,也没有理由或借口可以犯思想罪。这仅仅是个自觉问题,现实控制问题。但最终,甚至这样的需要也没有了。语言完善之时,即革命完成之日。 ”

 

 

【7】@吴铭

#读书# 在1962年初召开的规模空前的“七千人大会”上,“大跃进”以来所犯错误的原因及责任成为焦点之一。会议期间,讲话最坦率、最大胆的人,不是说出“三分天灾,七分人祸”的刘少奇,而是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北京市委第一书记兼市长彭真。
1月17日至24日,“二十一人报告起草委员会”每天开会,毛泽东、林彪没有参加讨论。彭真是起草委员会的成员,他直言不讳地说:我们的错误,首先是中央书记处负责,包括主席、少奇和中央常委的同志,该包括就包括,有多少错误就是多少错误。毛主席也不是什么错误都没有,三五年过渡、(农村公共)食堂都是毛主席批的。毛主席的威信不是珠穆朗玛峰也是泰山,拿走几吨土,还是那么高。现在党内有一种倾向,不敢提意见,不敢检讨错误,一检讨就垮台。如果毛主席的百分之一、千分之一的错误不检讨,将给我们党留下恶劣影响。
其他人先后回应。周恩来在发言中强调,主观上的错误,要着重讲违反毛泽东思想,个别问题是我们供给材料、情况有问题,应由我们负责,不能叫毛主席负责。他说,主席早发现问题,早有准备,是我们犯错误,他一人无法挽住狂澜。现在要全党一心一德,加强集中统一,听“梢公”的话,听中央的话。中央听毛主席的话。这是当前工作中的主要问题,不解决,寸步难行。周恩来的这次讲话,忧心忡忡,耐人寻味,而且时间早于林彪,长期以来,被许多研究者忽视或刻意回避。
1月27日,第一次全体大会召开,刘少奇没有宣读已定稿的书面报告,而是拿着一个提纲,做了三小时的即席发言。刘少奇说:“去年我回到湖南一个地方去,那里也发生了很大的困难。我问农民:你们的困难是由于什么原因?有没有天灾?他们说:天灾有,但是小,产生困难的原因是‘三分天灾,七分人祸’。”刘少奇认为“首先要负责任的是中央”,他解释说,“所谓中央负责,包括中央各部门,包括国务院和国务院所属的各部门”。(毛泽东插话:包括中央一些不恰当的东西。)刘少奇还批评,错误的过火的斗争“使群众和干部不敢讲话,不敢讲真话,也不让讲真话”。刘少奇的讲话结束后,毛泽东没有评论,讲了讲后几天的安排,便宣布散会。
两天后,林彪在第二次全体大会上说:“事实证明,这些困难,在某些方面,在某种程度上,恰恰是由于我们没有照着毛主席的指示、毛主席的警告、毛主席的思想去做。”“我深深感觉到,我们的工作搞得好一些的时候,是毛主席的思想能够顺利贯彻的时候,毛主席思想不受干扰的时候。如果毛主席的意见受不到尊重,或者受到很大的干扰的时候,事情就要出毛病。我们党几十年来的历史,就是这么一个历史。”
毛泽东当场对林彪的讲话表示赞赏:“林彪同志讲了一篇很好的讲话,关于党的路线,关于党的军事方针。我希望把它整理一下。给你一个星期、半个月搞出来。”接着他又说:“还有少奇同志的口头报告,口说无凭,也请他整理一下。他已经答应了。”
3月20日,毛泽东对林彪讲话的修改稿作出批示:“田家英、罗瑞卿二同志:此件通看了一遍,是一篇很好、很有分量的文章,看了很高兴。”
资料来源:张素华:《变局——七千人大会始末》,中国青年出版社2007年版;逄先知、金冲及(主编):《毛泽东传(1949—1976)》,中央文献出版社2003年版;《建国以来毛泽东文稿》第10册,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

 

 

【8】白鱼Fiasili

 

pua是pick up art的简称,是通过自尊打压和各种哄骗手段获得对方的青睐(甚至通过情感伤害对方)的方法论的合集。

亲密关系内的暴力不等于pua,不是有人系统性的用别的方法来对待伴侣,而是他就是一个烂人,他处理情感的方式,就是跟踪、威胁、高压管控、孤立、混淆视听。

pua看起来好察觉,因为有所谓的套路等等。

但是,暴力的情感控制,是内嵌在已经建立的爱情、友情、亲情的基础上的,它很难被驱散和疏离,更夸张的是,大多数善于情感操控的人,恋爱初期非常美好,就人模人样的,但是关系稍微稳定一点,就会看到这些人的面目。

他们有的是明显的家暴男,控制欲强,疑心重,动不动就查别人手机,有的是情绪管理有明显的问题,如果你看到他遇到事情摔东西,用伤害自己对抗情绪,他早晚有一天会对你也这样。还有的人的暴力深藏在深情款款里,他可能本身看起来非常无害,甚至孱弱,他只不过是把所有的控制,都变成了某种爱意的表达,把他的无能为力全都归因于你。

这些情况还有很多变种

任何在关系里,贬低你,否认你情绪的人,都可能有这个潜质。

这里没有谴责受害者的意思,但是亚洲女性长期自我评价低,自尊低,社会的期待和压力也一直对女性是一种否认的态度。更容易无法挣脱出来,这是社会不提供健康环境的结果。不是她们自己的能力问题。

在恋爱中被规训成某种样子,几乎是每个女孩都会经历的事情,不是什么"我人格独立我渣男免疫"这么简单的事情。

查手机,行程报备,没有实际意义的接送上下班。过早的要求同居。

否定你的事业心,对你说教,对你分享的生活没有聆听的耐心。

有的新女性还会被强行灌输一些她们本不想要的开放关系,"你这么独立,我们的关系一定也可以很独立"

操控有非常多种类和形态,了解自己的需求,重新观察生活,也非常重要。

我们都会经历各种形式的操控,在你妈能用心脏病虚弱的威胁你早点结婚或者晚上不要熬夜的时候,你也没什么资格说别人是因为不够人格独立而无法离开渣男。

提供帮助和理解,永远手拉手的站在一起,是我们的底线。

 

【9】改装式复制人小王 :朋友们,我悟了,《信条》这电影本身就是为了让你买好几次票回去看的,坚决不能中诺兰的奸计!因为你他妈要是二刷了那你真成《信条》了!  你为了弄明白这个狗逼电影到底讲了啥再回电影院重看一遍这个行为本身就是《信条》要讲的故事。在电影结束的时候你觉得你懂了,但你却不知道你当初到底怎么懂的,所以你必须倒回到电影院弄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懂的,但实际上当初在电影院的时候你懂的结果就已经发生了。  第一次观影完事的你发出了你已经懂了的讯息,你回到电影院的行为就是为了完成当初你懂了的结果,时间钳形行动了一刚!你回去二刷的行为本身就是一场大型tenet行为艺术,你回去花二遍钱就你妈中计了!电影说了,过去的已经发生了,所以当初你以为懂了那就是懂了!既然懂了为什么还要花钱搞明白你为什么会懂,反正未来的你早晚也会替你懂了!  朋友们,真的没有必要再搞明白自己为什么懂,因为你没懂,所以你懂了,电影咋说的,不要去懂,要去感受,你看了,那就是感受了,你感受了,那就是懂了,如果你回去再懂,那你反而是没懂!悟了吗朋友们,其实你们已经懂了!  你们悟没悟我不知道,但我反正是悟了,虽然我看完鸡毛没懂,但我一点不慌,因为我心里清楚,从踏进电影院的一开始,我就懂了!

 

@苏联红星: “看完了花木兰的中国人民,与看美国版战争与和平的俄罗斯人、看绝代艳后的法国人、看艺伎回忆录的日本人,产生了强烈的共情”

 

【10】@尺素芳华

摘自今天李文亮医生最后微博下一个女孩评论:我代表我自己来表彰你了。想起了太史公《史记》中对李广的评价:桃李不言,下自成蹊[泪] 

 

 

来源:新浪微博 由 喷嚏网 综合整理 

爱奇艺半价年卡  115钻石VIP 

【无需App在移动设备上看喷嚏】在浏览器地址栏输入喷嚏网址即可:www.dapenti.com ,推荐chrome浏览器。 

广告

 



|站点首页 | 联系我们 | 博客登陆
蜀ICP备11003155号 公安部备案号:51019002000333 有害信息举报

特别声明:本站不提供任何视听上传服务,所有视频内容均来自视频分享站点所提供的公开引用资源

Powered by oBlog 2.52 © Copyright 2004. All rights reserved.